别走开, 48h后马上回来  沈彤走在最前面,自然是最先看到盒子上面字样的。

    她以眼神向聂江澜传达:“看,碎片盒。”

    不同于任务盒有真有假,碎片盒是完成任务才会发放的, 里面全是货真价实的碎片。

    “你眼神还挺好。”

    聂江澜走到她身边, 把那个盒子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刚刚那把钥匙能打开的, 第三个碎片盒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,”元欢咳嗽了声,眼睛往别处瞥去, “但钥匙已经掉到水里了。”

    聂江澜却道:“不排除其它可能。”

    沈彤也转过头, 往四周的寻觅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觉得,不排除节目组准备了很多钥匙的可能性,也许第二把钥匙就藏在周围。

    果然, 当她把目光移到某棵树下之后,发现有个亮闪闪的东西被埋进土里, 只冒出一个小小的圆头来。

    她根据形状判断,这应该是钥匙。

    于是, 沈彤伸出脚尖, 轻轻踢了踢聂江澜的脚尖, 示意他往她的方向去看:“看那儿。”

    聂江澜侧头时,元欢也看到了那东西。

    他指着树下:“哇,那是钥匙吧!”

    还没等聂江澜发话, 元欢就已经跑到树下, 开始挖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挖一会儿, 少年就已经开始使力。

    “江澜哥,你快过来看看,这个钥匙拔不出来!”

    沈彤抬腿过去,刚站好,就瞥见聂江澜已经拿了盒子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说:“别挖了。”

    沈彤皱眉,看向他,知道自己最好不要开口,所以只是用眼神问他“为什么”。

    他把盒子放在她耳边晃了晃。

    里面没有任何东西敲击碰撞的声音,只是一个空盒。

    “盒子里没东西,”聂江澜给沈彤听完,低头对元欢说,“是陷阱,别白费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元欢结实地一愣,旋即做出另一番假设:“有可能碎片画在盒子里呢?或者贴在盒子上?”

    “嗯,是有这种可能,”聂江澜点点头,蹲下,把盒子转向侧边,“但是你看这里,盒子明显已经被人打开过了。”

    沈彤退远两步,选择用相机记录并体会接下来的事。

    元欢明显是一愣:“你怎么发现的?”

    聂江澜手指拂过一个小圆标:“这是节目组的Logo,没打开前是完整的,打开后就会裂开,你看这里是不是已经裂开了。”

    元欢愣住,好半天都没做声。

    聂江澜:“再者,我们都没完成任务,哪来的碎片盒,你不觉得它出现得太蹊跷了么?出现之后,不远处还有一个明显的钥匙,节目组不会出这么简单的题给我们做的。”

    元欢:“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聂江澜:“所以,盒子被打开过,有人拿走了碎片,盒子里是空的。我们大费周章很可能做的是无用功,不用再挖了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少年“噢”了声,乖乖地站起身来,跟着聂江澜走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很快就到了路线图的终点,终点是一片低矮的树丛。

    元欢心有戚戚:“康南哥会在这里吗?会不会已经走了?”

    他正说完,树丛里骤然出现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元欢急忙躲去一边。

    那人影闪出之后,后面又跟了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前面的人影回头,咬牙切齿道:“上帝为什么要赋予你说话的这个功能?我觉得你闭嘴的时候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实话,实话你都不爱听?你就只爱听我夸你帅的那种假话。”后面的人直摇头,“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能被人找到啊,不被找到都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借着光线,沈彤认出前面的人是康南,后面的人,是魏北。

    魏北也是《急速燃烧时》的嘉宾之一,最擅长的是讲段子说相声。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五位嘉宾全都出现了。

    爱装逼的任行、活好话不多的聂江澜、头很大的康南、段子手魏北、阳光暖男元欢。

    全然不重复的性格,每个人自身的辨识度都很高。

    元欢贴着树,小声说:“原来魏北哥和康南哥在一块儿呢。”

    那动静似乎被康南听到,他问:“我怎么听到有声音?”

    魏北惊讶了:“我刚刚在心里骂你你都能听到?”

    康南皱眉,一脚踹去:“滚!”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有一点动心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