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xs321.net

绣工坊吵吵闹闹候,易宵寒刚朝。

脚刚走至宫门外,太监声音便

“王爷,王爷请留步!”

太监低眉含笑,匆匆,“太娘娘,王爷趟永寿宫。”

方等臣,,脖勾勾伸,眼神像,易宵寒知老顽固转身往永寿宫走,“冷三,先回。”

,王爷。”

寒快,嬷嬷刚做杏仁露,热乎,快尝。”

踏进永寿宫,易宵寒便见与皇围坐膳。

“皇兄,皇嫂。”

易宵寒礼,衣袍掀便

,跑挺快。”皇,饿,端杏仁露尽。

“皇喝,。”皇摇头失笑,伸绣帕替皇擦嘴。

宁王朝,皇与易宵寒嫡亲胞兄弟,加易宵寒王位更点兴趣,若先皇命,易宵寒早浪荡江湖,做逍遥王爷。因此,二关系,向

“听王妃始做?挺娃娃怪厉害。”太眉眼慈祥,易宵寒,满奇。

寒,本宫问问,什王妃带给本宫瞧瞧,儿,便县主郡主,未正眼,本宫真挺王妃何方神圣,且放,本宫!”

易宵寒饮杏仁露,胃暖,连带

般感觉,倒醉酒丫头头撞胸膛

“儿臣明白。”易宵寒擦擦嘴,礼,“若儿臣先退。”

。”皇摇头,“句话死吗,般清冷,真姑娘怎!”

寒素此,皇。”皇轻嗔,“依依信,回京城,臣妾丫头定寒订亲,才匆匆赶回。”

“啧,别让求朕。”骆依依赐婚,皇

“唉,命终须,命莫强求,依依啊,太倔。”太摇摇头,易宵寒归宿,反正。往先皇,交代

……

品绣坊内,元璃正被群绣娘围严严实实

元璃懂刺绣草包,元璃拿画纸,未见走针计,再敢嘲弄半句

“新东布偶,吗?”花莲素快,元璃东问西问候,便按照元璃图纸画内容,碎布做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
红楼之挽天倾

林悦南兮

抚宋

枪手1号

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了

一蓑烟鱼2号

讨逆

迪巴拉爵士

莫若凌霄

月关

斗罗之我的武魂是杂草

旱地惊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