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xs321.net

见江淮宁脸色骤变冷,胡胜东预感妙:「叶姝南给?」

江淮宁回答问题,立刻给叶姝南打电话,接听状态。眉头蹙更深,机立断拨打报警电话,简明快速跟接线员况,提供叶姝南庭住址,提醒救护车。

旁听完江淮宁接线员话,胡胜东眼丝醉脑彻彻底底清醒,嘴巴张塞进颗鸡蛋。

叶姝南割腕?」

江淮宁转,懒口描述,直接机拿给

胡胜东定睛张血腥照片,浑身冻住,脸色比江淮宁:「叶姝南脑,特举办婚礼拍照太疯狂太。」

叶姝南给形象落落方、知性优雅,必候果敢利落。什候变?偏执、疯狂,甚至令毛骨悚

吧?」胡胜东愣愣问。

江淮宁:「听见间报警,让警察带救护车,剩。」

胡胜东禁胆寒:「万爸妈命。爸妈更室、放。」

江淮宁抿唇,否。

胡胜东替愁,怎般荒唐:「遭遇理创伤,阴影。啊,谁,哪刻刻围转?千言万语汇句话,何跟关系呢?」

谁?」

声音冷丁***,胡胜东正处凝神思考阶段,被吓肩膀抖

谢柠双,眯眼审视男朋友:「悄悄话,怎虚惊慌。」

午跟伴郎团几位员坐车北城,住酒店酒店几层被江淮宁包,房间随便住。

服务员方才通知,婚宴快才换衣服身。

段距离,瞥见两神色凝重,受驱使,轻脚偷听。

厚实毯,鞋丁点声音。

步,话刚讲完偷听任何信息,依稀听见男朋友何跟关系呢」。

胡胜东白脸叫声姑奶奶,求饶:「虚,分明。」

虚怎?」

「……」

位「哲」辩论非常理智,胡胜东选择始坦白,江淮宁语含:「叶姝南割腕,临走张照片。」顿提醒,「照片滩血沿浴缸流进水点恐怖。」

谢柠员很熟悉,认识叶姝南,次。名字

闻言,轻撇嘴角:「闹早,何必等挟,逼迫江淮宁放弃婚礼。恐怕,破坏婚礼才。」

分析完,胡胜东咂咂舌:「照片怎?」

头谁p图?」谢柠露鄙夷神色。

叶姝南遭受实质性侵犯,很聪明,始假罪犯,

延长获救间。打电话求救,激怒罪犯,承受顿暴打。江淮宁,叶姝南步被侵害。

穷凶极恶结局已万幸。

遭遇身体创伤漫长被抚平,该被伤害别资本。

江淮宁陆竽何其辜,凭什承受止尽骚扰。

「江先啊,切准备绪,该。」穿西服酒店工员步履匆匆

,马。」

江淮宁收机,递给胡胜东。

谢柠穿件鸦青色吊带连体衣,酒店内冷气点凉,件白色西装。双抄进裤兜,劝江淮宁管理:「别给新娘添堵。」

满堂宾客,带祝福笑容,注视新郎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都市相关阅读More+

幸福人生

夫子

深陷

程与京

盲医

太上忘情

殿下

石头与水

茫茫

顺颂商祺

招惹

从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