伴娘一直守候在雨泽身旁,此刻看见他在梦中露出俊朗的笑颜,不由轻松的出了一声长气。

    雨泽终于在美好的梦境中醒来,他脸上还挂着笑,蓦然看见一个漂亮的女人坐在自己的身侧,不由一惊讶:“我这是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汪总,这是在青州饭店的休息室。”伴娘明眸皓齿的一笑。

    雨泽一拍脑际,才明白自己今天是秦远的伴郎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这样守在我身旁?”他黑曜石的眼睛,发出星星一样的光芒,足以颠倒众生。

    本来就对他心生情愫的伴娘,被他这星光一样的双眼一电,不由浑身一个激灵。她轻启朱唇:“不仅守着你,还给你买了醒酒药,灌进了你嘴里。”

    雨泽见状,心里早已明白**分。他已经害怕这样的“尘缘”,他赶忙向伴娘欠欠身,说:“不好意思,我给女友打个电话,她今天有事情没有能来参加婚礼。”

    伴娘听雨泽这样一说,刚才还在云端飞扬的心不由一沉,她的笑容顿时收敛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颜,除夕放烟火的地方确定好没有?我这边事情一完,就立刻赶过来……”雨泽拿着电话,显出无比的柔情,眼神里也故意充满宠溺的说。

    童颜蓦然接到雨泽这个电话,还听见他喊自己“小颜”,不由心下一惊,这是雨泽认识她后,有史以来的第一次这样亲昵的称呼她,怎不叫她激动。

    她越听电话越觉得不对劲,因为,以前,雨泽和她电话,都是三五两句,说完事情了事,今天居然在电话里啰啰嗦嗦,象是在和久别的恋人叙旧般。

    童颜已经听出了苗头,问:“boss,你在演戏吗?”

    雨泽满眼含笑的在电话里说:“知道了就好!”

    一通电话终于打完,伴娘刚才粉红的容颜此刻已经“月落乌啼霜满天”。雨泽见状,知道自己的“表演”已经达到了效果。就笑着对伴娘说:“走,找新郎和新娘去。”

    伴娘看着他抬腿迈出门的身影,心里不由怅然一番,但是,她也跟着他,走进了另一间休息室。

    此刻,秦远和欧阳冰雁正被同学和朋友群拥着要他们老实交代“情史”,见汪雨泽和伴娘一起走了过来,众人哗然:“雨泽,你们刚躲到哪里去了。怎么才一会儿功夫,也开始成双入对的了。看来,好事要成双了。”

    秦远见众人把目标转移到了雨泽身上,他知道,雨泽不愿意大家开他这样的玩笑,就大声说:“大家不是在审问我吗?怎么这么快就被雨泽喧宾夺主了。雨泽,你闪开,不能抢了我今天的风头。”

    大家一听这话,不由嘻嘻一笑,又开始了对新郎的“严刑逼供”。

    一番繁花盛开的闹热中,夜幕悄然降临,一对新人又开始周旋在夜宴上。推杯换盏中,外边已经是一轮圆月高挂,星星撒满夜空了。

    终于,席散人离,一场轰轰烈烈的婚宴至此告罄。

    一向在众人面前如月光女神一样的辛宛露,今天却反常的的喝醉了酒。秦衡宠溺的把她抱上车,不好意思的向众人辞行:“谢谢大家参加我儿的婚礼,夫人今天酒喝多了,我先行一步。”说完,秦衡让司机发动车子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秦远用眼角的余光看着酒醉的宛露被父亲抱进了车上,他的心里不由生出几丝苦涩。

    “宛露,不是你先放弃吗?怎么今日,在我大喜的婚宴上,你却失态?”秦远在灯光下,一番腹诽。直到冰雁向他招手,他才从腹诽中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送走最后的宾客,已经是晚上9点过。欧阳冰雁一整天穿着高跟鞋走来走去,此刻已经累得浑身疲惫。雨泽怜惜的环着她的肩膀:“累了吗?一会儿回家我给你揉揉脚。”

    冰雁顿时投给她一道迷人的眼光,足以让众生遐想。

    雨泽也在此刻道别,他和秦远拥抱了一下,千言万语,都在这一紧紧相拥中。然后,他黑曜石一样的眼睛投射到冰雁身上,走近她:“冰雁,雨泽哥送你世上最美的祝福,愿您余生和秦远幸福相携。”

    一对曾经的冤家,这刻起,画上了圆满的句号,从此化干戈为玉帛。

    欧阳冰雁伸出自己的纤手,握住雨泽骨节分明的大手:“雨泽哥,对不起,如果不是我插手,你今天一定是和她一起来道贺的。放心,我会帮你找她。”

    雨泽笑笑,什么也没有说,仿佛一切都已经云淡风轻。可是,只有天知道,当她听见欧阳冰雁的说话后,心里有多难受。因为,雨寒一直就是她心底的痛,任何时候提及,他都会毫无征兆的心如凌迟。

    雨泽和秦远交换了一下眼神,然后,从众人乐乐中抽身出来,毅然而去。

    伴娘看着他独自悄然离去的身影,眼睛里涌出一丝遗憾和清愁。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穆雨寒汪雨泽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