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飞没有跟二人聊多久,二人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司笙一行四人抵达时,二人早已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“任老师,你认识我姐吗?”

    司风眠一走近就疑惑地跟任飞问。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任飞愣了愣,没反应过来,目光下意识落到司笙身上。

    眨眨眼,司风眠提醒道:“刚刚跟你聊天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任飞讶然,“那是你姐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不好意思,没好好打招呼。”任飞笑了笑,解释道,“跟她在一起那个人,是我朋友,刚遇到了,就聊了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司风眠恍然,旋即一眨眼,迟疑了半晌后,仍是忍不住询问,“那是她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司风眠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自从那次跟司裳起争执后,司裳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。司风眠要忙机甲大赛的事,周末基本都在水云间度过,跟司裳难得碰上一面。

    以前就算不在家,也会微信联系,但现在微信联系都少有,他主动找司裳聊天时,司裳总是借口有事,聊几句就断了。

    现在,司裳有了男朋友的事……他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司风眠垂下眼帘,眼眸的光淡了几分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群人走进德修斋。

    在德修斋吃饭,如若要进包间,是需要提前预约的。

    不过,司笙早在路上就跟尚经理打好招呼,三楼包间准备妥当,几人一进门,就由尚经理亲自接待。

    因先前跟司炳等人结识,任飞是了解德修斋情况的,眼下见到这阵仗,不由得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尔后,看向司笙的眼神里,多了些微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德修斋,包间,三楼。

    以及,经理亲自接待,一口一个“司小姐”,恭恭敬敬。

    来到包间后,司笙让任飞和学生都进门,自己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司小姐,老板今天正好在德修斋研究新菜式,待会儿会过来打声招呼。”尚经理恭敬道。

    因为段长延的中二包袱,势必要将“神秘”维持到底,所以德修斋内部的员工,只有经理级别以上的才知道他。对于其他员工而言,段长延或许只是个被特批、自由出入厨房的特聘厨师。

    尤其是,在除安城之外的地方。

    ——段长延只负责菜式,饭店的经营管理都有段家的专业人士负责,完全不用他操心。安城之外的德修斋,他只有心血来潮抵达这座城市后,才会过来看一看。

    所以,经理们真见到段长延,其实一个比一个紧张。

    对待工作,更是谨慎。

    司笙略一琢磨,问:“老郑在吗?”

    “啊,在。”

    尚经理忙不迭点头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司笙应声,“那随他。”

    有郑永丰在一旁压着段长延,段长延就不会作妖。

    里面有人喊司笙,她答应了一句,让尚经理先去忙,然后进了包间。

    最近饭店全面升级,无需纸质菜单点菜,可以直接线上点菜,方便快捷。不过,学生们看到价格,当场被吓住,没一个赶点的,所以,只得让在场唯二的大人——任飞和司笙出马。

    一进门,看到几位少年的表情,司笙就明白过来,轻笑一声,在萧逆旁的空座上落座,随意道:“随便点,这顿免费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年们惊呆了。

    司笙唇角上翘,嗓音清淡且慵懒:“长得好看,免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司笙厚颜无耻的理由结结实实地噎到了。

    不管这理由有多胡扯,但,看着那位经理对司笙毕恭毕敬的模样,确实有一定可信度,所以几位少年也渐渐放开胆子,各自点了一个菜。

    一轮下来,点了七八个菜,大家都挺客气,说着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司笙一笑,瞄了一眼菜单,又添了一批菜,没等人反应过来,就点了提交。

    德修斋这地儿,第一卖的是味道,第二卖的是格调,第三卖的是服务。偏偏,就不卖“分量”。

    跟萧逆、司风眠相处小半年,司笙知道他们的食量,正在长身体的时候,饿极了能一天吃个五顿,时常大半夜看到司风眠跟在萧逆背后要吃的,百般求饶地将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