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难道还真能?”

    就在他心头暗喜,正要将那斗来斗去,你打我来我打你的几件宝物收起来的时候,忽然金刚镯一动,居然化一道虹光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川一愣,下意识的再次念咒施法,却已然对那金刚镯失去了感应,不由得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眼前这一幕,倒也不出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“圣人之宝,可没那么好得的,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……”他念叨了一句,转身就走,可这时忽然虚空一震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叶少川心中没来由的一慌,本能的感觉到不太对劲,急忙感应虚空,只感觉一股狂暴的波动从虚空深处传来。

    “是混元河洛大阵,河图洛书!”

    叶少川立刻便意识到了这一点,想到了自己差点忽略的河图洛书,尽管无法跟混沌钟这种先天至宝相比,可也是顶级灵宝呀。

    “是谁在引动河图洛书,难道欲要将我们这些人尽数葬送?”叶少川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影,忽而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尊主,你看!”

    蛟魔王跑了过来,指着虚空深处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叶少川目光一凝,却见虚空深处无尽的星光变化,陡然间一颗颗的大星带着毁灭般的力量从天而降,朝着二人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二人急忙躲过去。

    但那颗星辰好似活了一般,居然追着二人砸,而且四周虚空星光越来越多,仿若斗转星移,天地变化,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置身何方。

    至于孔宣、乌云仙等人已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诸多争斗的圣人至宝,也失去了踪迹。

    眼前已然是一片浩瀚星空,二人置身其中,望着一颗颗巨大无比的星辰散发着或阴冷、或肃杀、或炽热、或冰冷的气息,压力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蛟魔王神色凝重至极,道:“尊主,若是小妖没有猜错的话,你我好像落入了周天星斗大阵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周天星斗大阵?”

    叶少川眉头一掀,问道:“这不是洪荒之时妖族天庭的守护大阵吗?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定然是当年太阳宫遁入虚空,连周天星斗大阵和河洛大阵都落到了此处,如今两座大阵被人控制,想来是河图洛书有主了,现在可如何是好?”蛟魔王心中有些慌乱,他太清楚周天星斗大阵和河洛大阵的威力了。

    以他和叶少川现在的实力,别说出去了,能活下去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你觉得谁有可能得到了河洛大阵?”叶少川反而不怎么着急,目光一边打量着阵法,一边漫天游走,兀自朝蛟魔王问道。

    蛟魔王见他依旧平静,心中好奇,却也不敢多问,答道:“依小妖所见,恐怕是那鲲鹏老祖和大日如来最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是他们两个人?”叶少川目光一亮。

    蛟魔王摇头,断然道:“不可能,他二人不会联手,定然是一人。那蛟魔王乃是当年妖皇之子,名唤陆压,曾在女娲宫修行,后来又拜入西方教主座下,修成了无边神通,大日如来不过是其化身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清楚,只是你为何觉得他们不会联手?”叶少川好奇。

    蛟魔王道:“当年巫妖大战,两败俱伤,陆压一直认为鲲鹏乃是毁了妖族天庭的祸首,当年巫族祖巫早已陨落了后土、祝融、共工三位,都天神煞大阵无法尽全功,妖族与巫族大战实则是占据优势,可后来鲲鹏反水,盗取了不少的天庭宝物离去,据说还伤了妖皇陛下,所以才导致巫妖两败俱伤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还有这种事情?这么说来,那大日如来与鲲鹏老祖应该是死敌了,那倒是的确不可能联手。如今这两座大阵到底落入了谁的手中呢?”

    叶少川点了点头,思量着。

    “尊主,周天星斗大阵有了河图洛书镇压,便能演化洪荒星空与洪荒大陆,再无丝毫的破绽,我二人恐怕是危险了。”蛟魔王再次道。

    他当年好歹是在天庭混的,对这两座天庭守护大阵在清楚不过了。

    叶少川依旧平静,笑着道:“不着急,接下来恐怕有好玩的了。你说既然控制了周天星斗大阵和河洛大阵,那对孔宣有没有觊觎之心,对混沌钟有没有觊觎之心呢?”

    “尊主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蛟魔王心中一动,顿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叶少川见他明白了,便道:“所以说不要急,许多事情着急是没有用的。就算是对方真的要对本座出手,本座又岂能让他如此轻易得手,你放心便是。趁着这个机会,我倒要好好看看这周天星斗大阵,走吧!”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桃运神医推荐阅读